行业动态

“元宇宙图书”和“元宇宙书店”诞生了!出版业要进军元宇宙吗?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发布时间: 2022-07-29 15:08:14

商务君按:元宇宙跟出版业有什么关系?出版业进军元宇宙领域有哪些优势?元宇宙对于出版融合发展有什么意义?数传集团与出版机构的元宇宙开拓模式,又是什么?


互联网3.0催生了诸多新产品、新业态和新模式,也为出版业融合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其中,数字藏品作为“元宇宙时代”的一种创新文化载体,成为了当前出版业炙手可热的话题。


自2022年初至今, 从长江新世纪推出的出版业首个数字藏品开始,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等出版单位陆续入局,销售火爆,颇受读者欢迎。


近日,四川人民出版社、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山西春秋电子音像出版社等多家出版社也开始在元宇宙领域集中发力,与出版融合服务企业数传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探索“元宇宙图书”创新体系,为融合创新开辟新渠道,打造新产品。


对此,商务君采访了数传集团副总裁、首席运营官陈旻麒,具体谈谈数传集团与出版机构的元宇宙开拓模式,出版业进军元宇宙的优势,以及元宇宙对于出版融合发展的意义。


元宇宙书店和元宇宙图书是什么概念?


商务君:目前数传集团与多家出版社合作的“元宇宙项目”主要是指什么?包含哪些具体内容?


陈旻麒:自2021年开始,数传集团已在数字藏品领域展开探索,携手上海邮币卡交易中心与多位著名艺术家,打造了多款数字藏品,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2022年,数传集团推出了元宇宙品牌沐然星Metabookstore,在出版融合智能服务与数字藏品业务基础上,围绕实体书店和纸质书,打造包含元宇宙书店、元宇宙图书、数字藏品在内的元宇宙体系,旨在帮助出版单位进一步拓宽纸质图书边界、拓展市场盈利空间、抢占新技术革命的先机,从而提高出版单位定价能力、盈利能力,解决盗版等诸多行业“老大难”问题。


全球首个正式运营的元宇宙书店,还原书店实际场景。数传集团打造的沐然星元宇宙书店,主要基于出版机构的自营书店/实体书店,还原了书店在现实中的场景与布局,让读者可以实现足不出户,云逛书店,远程下单后可自由选择由电商寄送或者到实体店提货。


与一般电商平台不同,元宇宙书店是基于出版机构的自营书店,而不是将出版机构的图书上架至第三方平台;同时,通过数字孪生、三维重建、元宇宙通行证等技术,元宇宙书店可以栩栩如生地还原书店的内部实景,让读者在“逛”的过程中,拥有沉浸式、交互式的感知与体验。


微信图片_20220729151151_副本.png

微信图片_20220729151236_副本.png

元宇宙书店


微信图片_20220729151321_副本.png

元宇宙书店内,读者可以在货架上选择图书购买,实现足不出户逛书店


元宇宙图书,读者“亲临”书中世界。元宇宙基于纸质书,通过XR设备,以场景构建、三维设计、智能交互、区块链为技术基础,让纸质书中文字难以充分描绘的内容可以在元宇宙中得到生动地展现,让读者不仅仅是读者,更是成为了场景中的一员,甚至还能留下自己的“足迹”。


通过技术赋能,将书中主题、核心内容部分放大,让书中内容的传情达意更加精准有效,进一步激发读者兴趣。例如,在一本以西藏扶贫为主题的图书中,大部分读者对于西藏的地域文化是较为陌生的,但通过元宇宙图书,读者可以通过自己的双手采盐矿、养殖亚东鲑鱼,亲身体验如作者一样的社会扶贫人士是如何在西藏脱贫工作中亲力亲为干实事的。在一本以宇宙为主题的科普图书中,小读者们更是能登上穿梭机遨游太空,观察什么是日冕,比较一下各大行星的大小,甚至还能深刻理解哪些行星是气态行星。


微信图片_20220729151426_副本.png

元宇宙图书中,读者可通过可穿戴设备实际操作体验书中内容情节


同时,每本元宇宙图书都为正版读者创立一个区块链身份,即只有正版读者才能享受该书的元宇宙服务,并获得该书数字藏品的购买权限(如有数字藏品)。此外,元宇宙中的虚拟内容还可制作成影像,在纸书的发行阶段为纸书的销售赋能。


数字藏品,提炼书中精华。数传集团打造的数字藏品是将纸质书中最易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极具收藏价值的艺术、人文、设计、历史事件等部分抽取出来,形成数字版(甚至可以与实体图书、文创绑定)的艺术品、凭证,更融入了行业专属瑰宝——藏书票。


藏书票起源于15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是一种袖珍版画,贴于图书的首页或扉页,与邮票类似,收藏爱好者们一般通过藏书票来证明自己是图书的收藏者。藏书票的下方具有藏书票作者用铅笔写的亲笔签名,以及制版标号、印量、制作日期等。


“数字藏书票”是区块链技术下传统藏书票的“升级版”,本身就具有收藏价值。当读者在购买一本纸质出版物后,也能获得一枚与之对应匹配的数字藏书票。纸质出版物与数字藏书票上都拥有唯一的编码,实现对正版读者的归属确权,并提升纸书的收藏价值。


目前,数传集团已在数字藏品项目上拥有成熟且完整的流程体系,具体包含项目管理,内容制作开发,素材衔接、审校、优化,上线管理,链路打通等全流程服务,并在党建、历史、地理、幼儿教育、艺术、文化与传播、饮食、体育与休闲、美容与服饰、少儿类等各大品类上实现了一批落地案例。数传集团的Meta书藏平台对于选品非常严肃,会前置与出版单位进行深度探讨、分析,对于IP的社会效应和经济效应进行同步呈现。


微信图片_20220729151534_副本.png

Meta书藏平台


商务君:以上这些合作的数字藏品可通过什么平台进行发售?


陈旻麒:出版机构与我们合作的数字藏品可通过数传集团的自有平台Meta书藏平台进行上链发售,该平台目前已拥有2万余名成交用户,超过15万名注册用户。Meta书藏的用户比起其他平台会更专,对于文化、艺术、设计方面的认可度更高,而不是单纯的投资客。此外,数传集团与上邮中心是深度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可以推荐部分作品去上邮中心发售。


元宇宙图书具备哪些特点?


商务君:和纸质出版物、当前市面上的融合出版物相比,数传集团与出版机构联合打造的元宇宙图书具有什么特点?


陈旻麒:元宇宙图书基于纸质出版物,但区别于当前市面的融合出版物,它具有以下几个显著特点:


其一,元宇宙图书紧密围绕纸质书内容,场景及功能的打造都在挖掘读者兴趣的基础上,围绕书中内容定制,例如,在数传集团制作的一本描述上海北外滩的元宇宙图书中,我们通过构建一个颇具魔都艺术范儿的艺术馆,链接进入到北外滩场景,对周围的建筑、河道、马路等实景进行了真实立体的还原再现。当读者进入到书中场景时,所看到的不再是常规网红打卡地,而是通过音乐、历史文化及场景内的交互体验,深刻地感受与体验极为纯粹的老上海北外滩文化。


其二,每本元宇宙图书都包含了可供读者交互体验的元素,比如,在阅读过程中,可以让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小读者们捞捞鱼,炸炸小酥肉,坐坐轮船;让服装学院的学生们亲手设计一件衣服,模拟一下成品……突破纸质书单向传播,无法与读者产生交互的壁垒,提升阅读的趣味性与互动性。


其三,元宇宙图书区块链的正版确权具有较高的技术门槛,元宇宙图书线上部分的感观升级,会造成读者对于线上部分体验的诉求远超互联网2.0阶段。区块链认证的技术壁垒和读者身份不可篡改性,以及巨大的开发成本,都会对盗版商进行持续的劝退。当盗版商要想盗版与数传集团合作的出版社图书时,首先他们要新增一个庞大的技术团队,并且在技术开发、运营策划、商业生态构建等各类服务上跑赢数传集团。


出版业为什么要在元宇宙领域发力?


商务君:您认为,出版业进军元宇宙领域,具有什么优势?


陈旻麒:从顶层设计上,对出版业探索元宇宙是非常利好的,《国家“十四五”规划》中明确提出了实施文化产业数字化战略,要求加快发展新型文化企业、文化业态、文化消费模式。今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意见》要求进一步带动文化与科技的融合创新,建立国家文化大数据体系。未来,传统文化产品的生产、传播等将逐步从现实拓展到线上,元宇宙为此开辟了新路径。


出版业具有内容上的强势优势,出版业丰厚的内容资源为元宇宙市场的开辟提供了创作素材,同时,纸质出版物中蕴含着大量的优质IP,尤其是一些热门图书的经典IP颇受读者欢迎,拥有稳定的受众基础,能为元宇宙图书产品的发行与推广提供利好。


版权对于数字藏品来说是一个关键项,而出版业在版权上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所有纸质书都是得到著作权人的专有出版权的,内容的合规性不容置疑。


另外,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出版业积累了互联网等其他行业所不具有的权威性、可信度,且行业管控较为严格,极大程度地规避了当前元宇宙领域的一些投机倒把、高价炒作等行为,能够合理保障用户的利益。


商务君:出版业在元宇宙上的发力,可以为出版机构带来哪些实际价值?


陈旻麒:首先,能够有效解决互联网1.0、2.0时代未能解决的盗版猖獗的问题,保护作者及出版机构的合法权益。区块链技术为元宇宙的核心底层技术之一,具有不可复制、不可篡改、可溯源等特点,在提高了技术门槛的基础上,为正版进行了确权。


其次,能让出版机构在不丢失现有销售渠道情况下,为纸质书做增值,将—部分图书“装入”元宇宙进行售卖,融合为全新的产品进行发售,能够通过服务升级扭转图书价格。既能够为传统发行提供价值赋能,还能拓展新的发行渠道。


最后,纸质书中的主题、核心内容部分将通过元宇宙的技术急剧放大,纸质书的内容将被二次开发,形成图书价值的有效转化,能有效提升图书的价值,增强读者感官及互动体验,激发读者的购买欲望。


从宏观上来看,元宇宙也是出版业探索融合出版的创新途径之一,将为出版业开辟更多新业态、新模式。


商务君:需要规避什么问题?


陈旻麒:第一,要合理谨慎选择发行平台,当前区块链可分为公链、联盟链及私有链,国外NFT市场的交易大多数基于公有链,我国数字藏品的交易多基于联盟链。在选择发行平台上,出版机构应尽可能选择较大或具有公信力的平台,了解平台运营规则,切勿盲目。


第二,数字藏品和NFT有本质区别,NFT为“非同质化代币”,具有数字货币属性,而当前我国的数字藏品,则是数字出版物的一种新形态。我国虽然目前在一些城市已经发布了关于探索NFT的公告,但是现行法律法规是明令禁止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出版机构在选择合作方时,需明晰数字藏品“玩法”,合理对数字藏品的价格、盈亏等进行判定,避免投机倒把、非法集资等行为。


此外,究竟什么样的纸质出版物适合进入元宇宙世界,适合打造数字藏品?出版机构需要进行严格筛选,畅销并不代表具有收藏价值,还是要基于出版物的自身属性来进行多维度考量。“藏”,来源于是否具有藏的基本属性和价值,例如是具有文化沉淀的、有年代感的、有划时代意义的、记忆正能量事件的等。

<big></big><center id='daBBBrO'><option></option></center>
    <strike></strike><sub id='RO'><blink></blink></sub><bdo id='lkjP'><ins></ins></bdo><cite id='LGuaDNH'><sup></sup></cite>
      <acronym id='pFRlKM'><pre></pre></acronym>
        <bdo id='yBJgDMTh'><s></s></bdo><person id='pJU'><l></l></person>
            <center id='YrAIpPkJ'><blink></blink></center><marquee id='aOnkai'><xmp></xmp></marquee>